投稿信箱 |  網站地圖 |  收藏本站
   
當前位置: 首頁>黃河文化>文學天地>文學原創


心隨兒子去查勘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0日  來源:

  那天中午,老婆把飯菜熱了又熱,哄睡了可愛的小孫女兒,活動了幾下疲憊的身子對我說:“都一點了,兒子估計不會回來吃飯了。”我再次打電話要問問,老婆急忙擺手說:“會還沒開完,不要打!”

  兒子30多了,有一兒一女,每天都是忙啊忙,上班、開會、出差,我們在晚上才有幸等到他風塵仆仆地回家,他肩膀上馱著碩大的背包,里面裝滿了工作資料,兒子笑了笑對我們說:“今晚出差,新疆喀什!”

  兒子要去查勘了。我想去送送他,無奈瘸著腿只能嘆息和叮囑。老婆去送兒子了,很晚才回來,步履蹣跚,累了十幾個小時了啊,每天如此。進門,她哭了。我知道那不是苦也不是累,她是心疼兒子。

  從那天以后,老婆總是睡得很晚,不忙別的,整晌就是看兒子最新的微博和照片,盡管兒子發的文章紀實性和技術性都特別強,她仍津津有味地閱讀幾遍,最后總是打賞6元錢,說是祈求兒子出差順利。

  雖然老婆足不出戶,但從兒子出差開始,她幾乎天天陪著,到了什么工地,住了什么地方,吃了什么飯菜,見了什么人,她一清二楚。

  我們一家三代都是水利人!她經常自豪地在朋友圈夸耀,語氣里滿是自豪。兒子的爺爺干了多年黃河外業測量,姥爺是黃河搶險隊長,還當過全國勞模,到北京見過毛主席呢!可以說我們家已經是三代黃河人了,現在我剛上學的孫子也在父母的熏陶下常在圖板上畫大壩、電站一類的題材,看來水利世家后繼有人了。

  兒子出差已經幾周了,除了剛開始還發發文章,以后突然沒有了消息。文字沒有,微信沒有,電話打不通時的“嘟嘟”聲響得叫人心慌,老婆又睡不好了,輾轉反側。剛開始,我猜測兒子可能快到邊境了,信號不好,工作忙碌也正常,可時間一天天過去,還沒有他的消息,我也慌了,抓耳撓腮,心緒不寧。

  門突然響了,兒子背著大包小包全副武裝地回來了!原來,是怕媽媽擔心他路途上辛苦,故意默不作聲,想回來時給她個驚喜。

作者:崔長河 責任編輯:范江濤 胡霞

 


江苏7位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