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網站地圖 |  收藏本站
   
當前位置: 首頁>黃河文化>文學天地>文學原創


秋天的夜來香


田雨晨 郭煥麗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1日  來源:

  姥爺家的房子很小但院子很大,他在院子里種了許多花草,迎春落了,牡丹便接過盛開的傳力棒,碩大的花朵讓院子熱鬧,讓空氣芬芳。西墻上有一排翠竹齊刷刷地立著,喇叭花攀著竹竿直直向上,粉綠相間,趣味盎然。小時候姥爺常在竹下放一張藤椅,攬著我,就著花香講一個關于仙女的故事,我百聽不厭,直至今日仍十分懷念。

  姥爺去世以后小院也冷清了,外婆將花草拔去種上了許多蔬菜,雖也讓院子綠易盎然,但我總覺得太無趣味。尤其是秋天,那泛黃的竹竿撐起的黃瓜架早早枯黃衰落之后,庭院里便荒蕪沒有聲色了。

  我在院子里若有所思地來回踱著,老棗樹下的一叢綠色忽地映入眼簾,我俯身一看,綠葉上還點綴著幾個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花兒細長,頂部微微鼓起,像一個個小木棒,倔強地向天空指著,驕傲地生長著。許是因為這花躲在棗樹下過于隱蔽,這幾株夜來香在那次集中清掃時幸免于難。

  我小時候常常搬個小板凳坐在花前看夜來香開放,姥爺的故事里說夜來香是仙女的家,霞光溢滿西方天空之時仙女便會將家門打開,張開翅膀飛出來。幼時的我對此深信不疑。

  傍晚時分,我耐心等待著落霞的出現,當西方的日光變得不再刺眼,橘紅的綢緞便在天空鋪滿,像是畫家誤把一滴紅墨滴到藍色的底圖上,畫家懊惱,索性由那一點任意地流著,他拿畫筆胡亂地畫著,懊惱地揮著,隨意之中,成就了層層浸染的斑斕天空。

  我望著天空出了神,忘記了看夜來香的開放,幸好,仙女還害羞地不肯將門打開,花朵靜靜地立著,似乎像我一樣在等待著什么。約莫過了一刻鐘,天色稍暗,花骨朵耐不住性子開始微微地動了,它動得很慢,像小姑娘微微眨眼,長睫毛在忽閃。一陣秋風吹過,略帶涼意,小花骨朵嬌嫩,冷得微微發顫,動得越發厲害了。慢慢地,花骨朵如伸了個懶腰般舒展開來,小棒槌頭膨脹了許多,如蘑菇般大小,顏色也更靚麗了。又一陣風吹過,花兒完全開了,花仙子終于打開了閣門,走出了閨房。鵝黃色的花芯以好奇的眼光打量著這個世界,探頭探腦,不像是仙女,倒像調皮的精靈。

  從小到大我看過無數遍夜來香的開放,但從沒像姥爺的故事里那樣看到仙女在花朵綻放時飛出來,但是這盛開的花朵和奇異的故事卻給我打開了一扇通往美的大門,讓我看到一個更加空靈的世界。我愈發自己童年有姥爺陪伴而慶幸,便愈發地感激姥爺,想念姥爺,愈發地想再聽一聽那熟稔于心的故事。

  第二天清晨,凄荒的院子盛滿晨光,初陽籠罩下的一切仿佛都重獲新生了一般,充滿了活力。外婆在棗樹下給夜來香澆水,水霧在陽光中與仰著頭的夜來香低語。我沖著漫天霞光會心一笑,原來你一直在我們心里,誰也不曾忘記。

  東方的天空像昨日的落霞一般美麗,新日與落日交相輝映,原來萬物的運轉也像寫文章一般,講究起承轉合,首尾呼應。我的思緒又隨著秋風飄到遠處了,不知姥爺聽到我這無厘頭的比喻是否仍會像以前一樣,彈我一個腦瓜崩,滿臉寵溺。

 


江苏7位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