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網站地圖 |  收藏本站
   
當前位置: 首頁>黃河文化>文學天地>文學原創


愛情的模樣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5日  來源:

  多年前,因新農村改造,老家原本寬敞的農家大院,被新開通的街道割裂開來,原來的六間磚瓦房只留下了兩間。

  冬天到了,年近80歲的父母親,住在那樣逼仄的環境里,怎能經得住寒冷呢?為此,我們幾次回鄉,想接他們到城里居住。在我們一再勸說下,父親終于妥協,但他只答應讓怕冷的母親到縣城小妹家過冬,自己則留下來看護院落。我們只好順了他的意。

  我打電話到小妹家,詢問母親是否適應。小妹卻說,母親只住了兩天,便回家了。又打電話到老家,母親接了電話,笑呵呵地說:“我在你小妹家住得挺好的,但我不能把你爸一人丟在家里啊。我們活這么大年紀也不容易了,我得好好侍候他。如果把你爸弄出個啥毛病來,那可了不得……”聽到母親的話,我的眼睛濕潤了,母親所說的話是發自內心的感受。

  父親是早年的老中專生,一直在小學任教、任職。母親高中畢業后,曾和父親在同一所小學任民辦教師。母親嫁給離過婚的父親時,繼子還不到五歲。

  母親是位勤勞能干的女人,凡事都很要強。母親一生生育了三男兩女五個子女,加上繼子一共六個孩子。由于父親一直在外任教,她便辭了民辦教師,一人在家拉扯兒女,操持家務。

  父母的性格都很倔強,父親有些偏執,母親透著急躁。其實,他們都是樸實善良的好人,只是觀念不同。面對繁雜的家務,他們的溝通出現問題,互相不接受對方的思維和處事方式,為一些瑣事一直僵持著、抱怨著、指責著、沖突著。即便在我們逢年過節回家的時間里,父母也從來沒有回避過鋒芒。在母親點點滴滴的傾訴中,我了解了她一輩子承受的艱辛和委屈,深深地理解和同情她。

  母親說,讓她堅守著走下去的,是那割舍不掉的親情。她把所有的心思都傾注在孩子們身上。日子一天天過去,孩子們羽翼漸豐,飛離了家門。孫輩們也長大了,不需要過多的照顧。此時,母親的目光終于回落到父親身上。脾氣暴躁的父母走向老邁,父親對母親的依戀也日漸顯現。他退休后主動把工資本交給母親管理,力所能及地幫助母親干一些家務活,脾氣剛烈的母親也主動回避父親的嘮叨,二人之間的爭執終于漸行漸遠……

  也許愛情最初都是甜蜜的吧,只是后來被撕開了、掰碎了,并被揉進瑣碎繁雜的日子中。于是,生活變得寡淡無味。我不曾問過母親,當初是否因和父親相愛而結的婚。但用我的眼光看,父母年輕時絕對算不上相親相愛的夫妻。可是,晚年的父母卻用行動真實地詮釋了“少時夫妻老來伴”的內涵。

  2015年春節,父親被查出患有心臟病且病情嚴重,當時醫生診斷生存期上限為三年。這一晴天霹靂打蒙了全家,沒有比知道親人生命期限更為殘酷的事情了。在與時間賽跑的日子里,兄弟姐妹都極盡所能地照顧父親、孝順父母。母親更是對父親的飲食起居悉心照顧,我們提供的所有有助于心臟病人的信息,母親都認真遵循;凡事她都不讓父親生氣、受累;對父親的所有要求,都一一順從。

  然而,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是無力抗拒的,我們再盡心安撫也無法使父親恢復健康。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待在醫院里的時間比在家里長。住院期間,父親最牽掛的就是獨自在家的母親,每天他都要打兩三個電話問候母親。其實,電話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內容,無非是問候母親,并交代她注意安全、好好吃飯、保重身體之類,可如果一天不通電話就成了父親最大的心事。父親住院時,常對我們念叨母親的好處,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日漸年邁耳背的母親……

  此時的父母,對于過往早已釋懷,內心深處只留著對彼此的眷戀!

  春萌、夏繁、秋實、冬藏,四季的輪回總是均衡而融洽地交替著。真正的愛情不需要時時歌頌,但當需要它的時候,總會最及時地顯現。真正的生活也不是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而是平實日子里的細水長流,甚至是摩擦磕碰。只有當彼此老了,愛情,才有了當初誓言的模樣。

作者:韓梅 責任編輯:范江濤 胡少華 楊希梅

 


江苏7位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