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網站地圖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主站首頁

政務之窗
走進黃委規劃計劃政務信息政策法規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報
新聞資訊
黃河要聞局院信息基層動態水事縱覽流域瞭望熱點專題網上展廳媒體關注紀實特寫
在線服務
服務指南表格下載許可決定在線申報水情信息引黃供水實用工具
互動平臺
政務咨詢投訴舉報黃河訪談民意征集建議評論郵箱電話政策解讀
黃河文化
文化傳真文學天地藝術博覽大河勝跡歷史走廊民風民俗文體協會
黃河一覽
黃河概況流域地圖樞紐工程黃河記事黃河問答引黃灌區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關注 > 正文

央廣網:流淌的中國智慧:黃河20年不斷流啟示錄

  央廣網北京8月21日消息(記者王啟慧)利津水文站是萬里黃河上最后一個水文站,它在這里目送黃河匯入渤海,是黃河水務的封筆之作。黃河,從距這里5000多千米的青海一路奔涌趕來,潤澤沿黃一帶的子民,帶來水源和文明。自1934年建站至今85年,利津水文站見證了“從天而來入海不回”的黃河水,也銘記了斷流河道上祈天求雨的眼淚。

  5464公里 一路奔涌的母親河

  “母親河”是中國人對黃河的敬稱也是愛稱,其中蘊藏的情感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縱橫5464千米的黃河呈“幾”字形流經青海、四川、甘肅、寧夏、內蒙古、陜西、山西、河南及山東9個省(自治區)。她以占全國2%的河川徑流量,養育全國12%的人口,灌溉15%的耕地,創造了全國14%的國內生產總值。她是沿黃60多座大中城市、340個縣(市、旗)及追蹤多能源基地的供水生命線,流域上一座座水電站累計發電逾20000億千瓦時。黃河,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擁有絕對的戰略地位。

  2019年,黃河濟南段。(央廣網記者 王啟慧 攝)

  26年 黃河斷流的切膚之痛

  “斷流不斷流,就看利津站。”作為黃河上最后一個水文站,若測得黃河徑流量不足1m3/S,那么黃河就是斷流了。斷流,意味著河不入海,意味著下游沿黃地區居民生活用水、工農業用水、生態用水全部無法保證,意味著黃河本身的生命正在面臨威脅。

  利津站從1972年首次出現斷流,此后26年間,有21年斷流。最嚴重的時候1997年斷流226天,斷流河段700多千米。當年,河南開封以下無水、山東全境無水,大半年的時間里,黃河無力入海,河道干涸、一馬平川,一些專家預測黃河變內陸河已成定局。“那時候利津段的河床都是干的,一點水都沒有。”回憶起當年的情形,利津站站長張利依然記憶猶新,黃河斷流,利津站的工作也停止了。

  在黃河三角洲,95%以上的淡水資源來自黃河水。一旦斷流,沿黃地區人口失去了生命之源、發展之本。據資料顯示,在斷流的1972-1996年間,因斷流和供水不足造成工農業累計經濟損失約為268億元,年均近14億元,在1997年,山東因黃河斷流直接經濟損失高達135億元,東營、德州吃水告急,沿黃2500個村莊、130萬人吃水嚴重困難。

  1997年,黃河斷流后濟南濼口鐵路橋河段曾一度成為當地的練兵場。(央廣網發 山東河務局供圖)

  因缺水,無棣縣石橋村一半村民前往外地、水灣鎮村民外出討飯……當地百姓吃水困難嚴重到只能在地上挖坑舀地里滲出的苦咸水飲用,一些地區甚至被迫開采含氟量超標的地下水飲用,患甲亢病、氟斑牙的老百姓比比皆是。濱州市引黃灌溉管理服務中心黨總支書記王景元告訴記者,當年甚至有百姓在河道上跪天求雨,“愛黃河恨黃河,離了黃河活不了”,這就是百姓當時心情的真實寫照。

  斷流之痛遠不止此,更重創了黃河口生態環境。海水蝕退陸地,河口地區土地鹽堿化、沙化,黃河三角洲濕地水環境失衡,近海生物多樣性減少,當地特有的動植物遭遇滅頂之災,黃河口獨有的“刀魚”也消失殆盡,伴隨刀魚消失的還有黃河的自凈能力,地下水水質不斷惡化、洪水威脅、漫灘加劇……黃河一病,給沿黃地區帶來了切膚之痛和噩夢般的日子。

  1999年 等水來

  因為缺乏統一的水資源調度、管理體制,一遇黃河枯水年份或季節,沿岸各地只從自身利益考慮,紛紛引水、蓄水、爭水、搶水,水資源管理混亂,導致斷流日趨嚴重。

  面對黃河斷流的困境,一場聲勢浩大的拯救黃河行動開始了。1998年年初,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的163位院士聯名發出“行動起來,拯救黃河”的呼吁。1999年3月,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正式實施黃河水量統一調度。3月1日,第一份水量調度指令下發,黃河水量調度拉開帷幕。

  2018年,利津站來水量達333.8億m3。(央廣網記者 王啟慧 攝)

  1999年3月11日,不到10點,利津水文站黃河邊上站著的除了工作人員,還有從附近村子里趕來的百姓,他們在這里等待的是被記入歷史的一刻。10點,利津開始恢復過流,10點40分流量達到14.3m3/S,16時增大到56.0m3/S,3月12日6時達到109m3/S,至3月20日20時達到663m3/S。“我就在這里看著黃河水從上面‘嘩嘩地’流過來,老百姓們也大聲喊著‘水來了,水來了’。”盡管時間已經過去20年,但張利對黃河斷流那天的場景依然記憶猶新。

  20年 黃河不斷流的智慧

  1999年8月12日之后,黃河干流再未出現過斷流。20年,因為水量統一管理與調控,奔涌的黃河以生生不息之勢滋養沿黃子民、灌溉華夏大地。

  調控黃河水的成功在于對黃河的尊重和科學的探索。在每一個調度年里,黃河水利委員會根據實際情況科學制定方案,提高水資源利用率,保證黃河水供應。20年來,黃河上探索形成了“國家統一分配水量,省(區)負責配水用水,用水總量和斷面流量雙控制,重要取水口和骨干水庫統一調度”的調度管理模式,黃河水量調度范圍從干流部分河段擴展到全干流和重要支流,從非汛期延伸到汛期,調度目標也從確保黃河不斷流發展到積極爭取實現黃河功能性不斷流,更加注重生態用水保障,調度手段不斷完善,調度能力大幅度提升。

  

水量統一調度后,濟南濼口鐵路橋河段情景。(央廣網發 山東河務局供圖)

  此外,在利用好有限水資源、最大限度滿足黃河流域內城市、工業、農業、生態用水的前提下,還做到了支援流域外用水。期間,“引黃濟青”改變了青島市原先缺水的面貌,使得青島的工農業可以自由發展,居民的社會生活得到改觀;“引黃濟津”解除了天津市用水的燃眉之急……即使在2002年遇到特枯年的旱情時,也通過提前預測、科學調度實現了黃河不斷流的目標,還有效保證了生活用水、生態建設和重要工業的用水。

  萬里黃河 一條流淌的啟示錄

  黃河斷流的原因錯綜復雜,除了水資源匱乏、時空分布不均以及流域內降雨量減少等自然原因外,用水無序、對自然的破壞更是影響下游斷流的主要原因。

  從黃河斷流的原因反向推演,就能夠尋找到保護黃河的方法。無論在工農業用水還是生活用水方面,都提高節水意識,利用新技術新手段提高黃河水的利用率;保護水體質量,提高黃河水開發利用率;保護環境,保護海洋,避免因環境破壞、海洋受污而引起的溫室效應導致降雨量減少……

  利津水文站見證了黃河不斷流前后的變化。(央廣網記者 王啟慧 攝)

  2019年,是黃河持續不斷流的第20年。20年里,黃河人踏平坎坷,尋找與黃河共成長的相處之道:首開水量統一調度先河,是我國大江大河中首次進行流域初始水權分配的河流,誕生了我國第一部流域水量調度行政法規,探索了黃河流域水量統一調度的技術及長效機制。對黃河心懷敬畏的中國人以智慧和擔當打開了調控萬里黃河水的鑰匙。

  “雪原雷動下天龍,一路狂濤幾縱橫。裂壁吞沙驚大地,興云致雨嘯蒼穹。”黃河,以其雄姿英發之勢為大河兩岸的兒女帶去了數不盡的財富和文明,在她九曲身姿之中,可以感受“母親河”的神奇與偉大。如今,站在利津水文站目送黃河入海,你能看到黃河水奔涌向前,也能看到滔滔大河中流淌的中國智慧。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2日 責任編輯:毛夢婕  來源:
網站簡介 |  網站大事記 |  聯系方式 |  免責聲明
Copyright 2001-2011 YRCC.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 14028857號 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版權所有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承辦:黃河網站 技術支持:信息中心

--> 黃委總機:0371-66020114 地址:鄭州市金水路11號 郵編:450004 黃河網站電話:0371-66023875 66023838 66023861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QQ:1029849573
江苏7位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