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網站地圖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主站首頁

政務之窗
走進黃委規劃計劃政務信息政策法規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報
新聞資訊
黃河要聞局院信息基層動態水事縱覽流域瞭望熱點專題網上展廳媒體關注紀實特寫
在線服務
服務指南表格下載許可決定在線申報水情信息引黃供水實用工具
互動平臺
政務咨詢投訴舉報黃河訪談民意征集建議評論郵箱電話政策解讀
黃河文化
文化傳真文學天地藝術博覽大河勝跡歷史走廊民風民俗文體協會
黃河一覽
黃河概況流域地圖樞紐工程黃河記事黃河問答引黃灌區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關注 > 正文

經濟日報:大河滔滔今又是——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調研記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夏先清 楊子佩  

    閱讀提示

  在20世紀70年代以后的近30年,黃河經常出現斷流,沿河百姓深受其苦。1999年起,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花大力氣實施黃河水量統一管理與調度,至今黃河已經實現連續20年不斷流。這條中華民族的母親河,是如何恢復生機、水暢其流的?近日,記者從開封沿黃河而下,調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具體舉措。

  雄偉的大壩、巍峨的庫區令人驚嘆,九曲黃河的神韻與王屋山的奇峻交相輝映,烘托了高峽出平湖的綺麗風光……誰能想到,曾經的黃河常年斷流,干涸的河床上,由水流沖刷和澄泥裂變,形成許多造型各異的圖案。

  黃河小浪底水利工程,巍然聳立于豫西山地的最后一段峽谷,處在控制黃河中下游水沙的關鍵部位。這是黃河三門峽以下唯一能夠取得較大庫容的控制性工程。水利部小浪底水利樞紐管理中心水量調度處劉樹君介紹,小浪底水利樞紐與黃河中游的萬家寨、三門峽、陸渾以及正在規劃建設的古賢水庫,形成聯合調度、功能強勁的水庫群,可有效調控進入下游河道的水沙,為飽經滄桑的母親河排憂解難。這種聯合調度是如何運行的?起到了怎樣的效果?近日,記者沿河而下一探究竟。

  遭遇斷流——東行停滯柳園口

  “這里就是1997年黃河斷流的最上端。”8月13日,在河南開封柳園口渠首閘下游2000米處,柳園口渠首閘閘管處處長卓健指著河灘對記者說。

  記者順著他指的方向遠望,浩浩蕩蕩的黃河水一路東行。卓健告訴記者,1997年,“奔流到海不復回”的黃河疲態盡顯,東行至此就再無力入海。此處距河口還有700多公里,刷新了黃河斷流長度的紀錄。

  黃河水利委員會水文局副局長袁東良介紹,1972年至1999年,黃河有22年出現河干斷流,平均4年斷流3次,其中1997年出現了迄今為止最為嚴重的斷流,斷流河道從入海口一直上延至河南開封,斷流長達700多公里,占黃河下游河道總長度的90%。“當時整條大河都沒水了,河道里只有斷斷續續的水洼還存些水,閘上無水可引。”親歷了1997年黃河斷流的柳園口渠首閘管理處職工閆志剛說。

  黃河斷流還引發了河道萎縮、水生物減少、濕地減少等一系列問題,直接導致黃河造陸功能衰退,海岸線蝕退加快。在柳園口渠首閘前,卓健拿出他珍藏的老照片,照片中的人們帶著工具、挽著褲腿在干涸的河道中忙碌。柳園口渠首閘引不上水,開封地區百姓生產生活受到很大影響,當地人在時任杜良鄉鄉長的帶領下,在閘下黃河河道里橫筑起一個低矮的阻水堰,再開挖引渠,讓水倒流到閘前,解燃眉之急。

  流淌千年的黃河為何斷流?黃河水利委員會成立“黃河斷流成因分析及對策研究”項目組,經分析得出結論:天然水資源貧乏、人類用水日益增多和缺乏科學的管理。

  黃河水利委員會水資源管理與調度局高級工程師周康軍介紹,黃河位于歐亞大陸的干旱半干旱地區,降水稀少,水資源本就貧乏,但是它卻以占全國2%的水資源,承擔了12%人口、15%耕地以及幾十座大中城市的供水任務,加之氣候影響,降雨量減少,而且黃河流域及下游引黃灌區農業灌溉面積和耗水量的迅速增加,使本來就水量貧乏的黃河水資源供求矛盾日益突出。

  周康軍說:“此外,水資源調蓄能力不足是重要原因。當時小浪底水利樞紐尚未上馬,黃河干流上具有較大調蓄能力的只有龍羊峽和劉家峽水庫,這兩座水庫都位于上游蘭州以上河段,距離黃河下游尚有3000多公里,下泄水量到達下游要近1個月的時間,遠水解不了近渴。”

  周康軍還告訴記者,當時沒有形成流域統一管理與區域管理相結合的調度管理體制也是原因之一。一旦遇到黃河枯水年份或枯水季節,沿河引水工程便開始無序爭搶引水,這也是當時黃河下游斷流日趨嚴重的重要原因。

  統一調度——黃河自此又復流

  為解決黃河斷流危機,1998年12月,國家頒布實施《黃河水量調度管理辦法》,授權黃河水利委員會實行黃河水量統一調度,這在我國七大江河流域中首開先河。1999年3月1日,黃河水利委員會發布了第一份調度指令,10天后黃河下游按計劃全線恢復過流。

  利津水文站是黃河上最后一個水文站,位于東營市利津縣利津鎮劉家夾河村,距黃河入海口104公里。“斷流不斷流,就看利津站”是采訪過程中站上工作人員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1999年3月11日,利津水文站旁,除了工作人員還有從附近村子里趕來的百姓。經過聯合調度治理,這一天上午10:00,利津開始恢復過流,10:40流量達到14.3m3/s,至3月20日20:00達到663m3/s。“我就在這里,看著黃河水從上面嘩嘩地流過來,老百姓們也大聲喊著‘水來了,水來了’。”盡管時間已經過去20年,但利津水文站站長張利對黃河斷流后又復流的壯觀場景記憶猶新。

  2000年,是所有關注母親河之人難忘的一年。這一年黃河實現了1991年以來的首次全年不斷流。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黃河水量統一調度的最初幾年,黃河來水量持續偏少,并幾度遭遇特枯年份,全河多次出現嚴重斷流危機。雖然困難重重,管理與調度手段比較單一,法律法規、科學技術措施和經濟政策等還不完善,國內外沒有現成可以借鑒的經驗,但在沿黃各省(區)和有關部門的積極配合下,經過科學調控、統籌兼顧、精心配置,黃河水量統一調度管理目標得以實現。黃河水資源在來水持續偏枯的情況下,在確保防洪、防凌安全的前提下,實現了黃河不斷流,促進了水資源的有序利用。

  調控黃河水的成功在于對黃河的尊重和科學的探索。在每一個調度年里,黃河水利委員會根據實際情況科學制訂方案,提高水資源利用率,保證黃河水供應。20年來,探索形成了“國家統一分配水量,省(區)負責配水用水,用水總量和斷面流量雙控制,重要取水口和骨干水庫統一調度”的調度管理模式,黃河水量調度范圍從干流部分河段擴展到全干流和重要支流,從非汛期延伸到汛期,調度目標也從確保黃河不斷流發展到積極爭取實現黃河功能性不斷流,更加注重生態用水保障,調度手段不斷完善,調度能力大幅提升。

  環境轉變——百泉復涌現美景

  山東濟南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美譽,72泉聞名天下。老舍曾言:“設若沒有這泉,濟南定會失去了一半的美。”

  濟南甘甜的黃河水從位于黃河濟南段槐蔭區的北店子引黃閘涌出后,便流入為泉城供水的“大水缸”之一——玉清湖水庫。玉清湖水庫的修建背景,與20世紀黃河斷流現象緊密相關。

  1972年,黃河首次出現斷流。那一年起,位居濟南72泉之冠的趵突泉,每年都會出現季節性停噴。20世紀八九十年代,黃河斷流愈演愈烈,濟南的泉水也隨之受到重大影響。1981年,濟南遭遇特大干旱,自3月份開始,趵突泉、黑虎泉等四大泉群首次干涸。在1999年3月14日至2001年9月17日停噴長達926天。

  在黃河斷流最嚴重的1997年,山東提出要“修建水庫、引黃保泉、改變泉城供水結構”。1998年6月,濟南市開始實施“引黃保泉”供水重點工程,籌資建設玉清湖和鵲山兩大水庫。2000年、2001年,這兩個盛滿黃河水的“大水缸”相繼建成運行,為濟南“解渴”。

  “黃河20年不斷流,濟南泉水16年不停噴。”濟南市城鄉水務局辦公室副主任唐瑞欽道出泉城“保泉”的核心手段,“濟南的城市用水原來主要依靠地下水開采,20世紀八九十年代,每天地下水開采量高達60萬至80萬噸,地表水和地下水的供應量比例為2∶8。有了玉清湖和鵲山兩大引黃水庫后,濟南的供水結構發生了根本性改變,目前的地表水和地下水供應量比例已轉換成8∶2。有了黃河水承擔城市用水,地下水才能更多被用來‘保泉’。地下水充足,就能‘頂高’水位,實現泉群噴涌”。

  自2003年9月,以趵突泉為代表的濟南泉水實現復涌以來,百泉競涌、人歡水暢。濟南黃河供水局副局長張家春說:“黃河是濟南最大的客水資源,城市發展對其高度依賴。黃河20年不斷流效益顯著,給濟南提供了安全穩定的水源保障。”

  幸福之河——生態發展寫新篇

  20年黃河不斷流,不僅為沿線城鄉發展提供了水資源,生機勃勃的黃河也成為一條生態廊道,輻射75萬平方公里的綠水青山。據統計,在黃河水資源“先天不足”的情況下,截至目前,干流累計供水超過6000億立方米,還先后7次引黃濟津、16次引黃入冀、20次引黃濟青,為流域及供水區人飲安全、糧食豐收、能源安全提供了水源保障。

  昔日離去的魚、鳥重現蹤跡,曾經枯萎的植物也再次萌芽。近年來,黃河三角洲自然保護區濕地明水面積由15%恢復到60%,蘆葦面積多達30余萬畝,鳥類增加至368種,久違的洄游魚類重新出現。

  “目前,在黃河三角洲自然保護區內出現的珍貴鳥類有東方白鸛、丹頂鶴、卷羽鵜鶘、白琵鷺……”說到棲息于此的鳥兒,山東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會主席呂卷章如數家珍:“黃河水量統一調度,使自然保護區內的濕地水面得到很大程度的恢復。植被覆蓋率不斷提高,充沛的食物引得眾多鳥類在此停歇。”

  白洋淀位于河北境內,以大面積蘆葦蕩和千畝連片的荷花淀而聞名。最近幾十年,白洋淀連續出現干淀現象,并有大量污水進入,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

  2017年,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國家級新區雄安新區,白洋淀就位于新區之中。作為生態雄安的重要支撐,2017年11月,引黃入冀補淀工程試通水,汩汩黃河水從河南濮陽出發,沿著新完工的引黃入冀補淀工程線路,經過482公里跋涉奔向白洋淀。該工程年均引黃水量6.2億立方米,其中白洋淀生態補水1.1億立方米,重現天水相連、葦綠荷紅、水草豐美、魚鳥成群的生態勝景。

  “黃河水引入以后,白洋淀的水流動起來,水質明顯好多了,來這里游玩的游客也更多了。”從小在白洋淀長大、目前在白洋淀景區負責游船駕駛的王紅賓對白洋淀的變化欣喜異常。隨著白洋淀水質好轉,王紅賓和附近村民紛紛轉型吃起生態飯。“我以前開過幾個小廠,近幾年國家提倡綠色發展,2017年我就買了一條船,掛靠在旅游公司里,專門帶著游客到淀里游玩。”王紅賓這條船可以坐11個乘客,包船在白洋淀里游玩4小時只收費260元。他一年能賺5萬元左右。

  大河滔滔今又是,從頻繁斷流到水復其動,從生態退化到鳥飛魚躍,從鄰封焦渴到送水馳援,黃河的生命回歸,是筑牢黃河流域生態屏障和發展流域經濟的重要支撐。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1日 責任編輯:云琦  來源:
網站簡介 |  網站大事記 |  聯系方式 |  免責聲明
Copyright 2001-2011 YRCC.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 14028857號 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版權所有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承辦:黃河網站 技術支持:信息中心

--> 黃委總機:0371-66020114 地址:鄭州市金水路11號 郵編:450004 黃河網站電話:0371-66023875 66023838 66023861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QQ:1029849573
江苏7位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