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網站地圖投稿信箱

主站首頁

政務之窗
走進黃委規劃計劃政務信息政策法規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報
新聞資訊
黃河要聞局院信息基層動態水事縱覽流域瞭望熱點專題網上展廳媒體關注紀實特寫
在線服務
服務指南表格下載許可決定在線申報水情水質引黃供水實用工具
互動平臺
政務咨詢投訴舉報黃河訪談民意征集建議評論郵箱電話解疑釋惑
黃河文化
文化傳真文學天地藝術博覽大河勝跡歷史走廊民風民俗文體協會
黃河一覽
黃河概況流域地圖樞紐工程黃河記事黃河問答引黃灌區
周恩來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料存盤 > 中央領導與黃河 > 周恩來 > 正文

在大洪水面前

發布時間:2011年08月14日

  周恩來一貫認為治理黃河第一位的問題是防洪,發電、灌溉、航運、養殖等綜合利用必須以不影響防洪為前提。周恩來掛帥治理黃河,十分重視戰勝黃河洪水,保證黃河安瀾。

    1958年7月上旬山陜區間、渭河中下游和伊、洛、沁河流域降雨量均在50毫米以上。特別從7月14日開始,山陜區間、三門峽到花園口干流區間和伊、洛、沁河連日普降暴雨,暴雨中心5天累計雨量500毫米。7月17日,鄭州花園口出現22300立方米每秒的大洪水。顛狂、暴烈的特大洪峰,把京漢黃河鐵橋沖垮兩孔,使南北鐵路交通陷于中斷,對黃河下游造成嚴重威脅。

    抗洪搶險,千鈞一發。當時正在上海開會的周恩來,接到黃河防汛總指揮部和中央防汛總指揮部的報告后,立即停下會議,于18日下午飛臨黃河。周恩來在機艙里全神貫注,俯瞰長堤和波浪翻滾的洪水,特別察看了被沖斷的黃河鐵橋,然后在鄭州降落。吳芝圃到機場迎接周恩來。周恩來到省委后立即聽取了王化云等關于黃河防汛問題的匯報。

    當時,迫在眉睫的問題,是分洪好,還是不分洪好?若要分洪,就必須使用北金堤滯洪區,這樣固然可以保證山東位山一帶窄狹的河道安全泄洪,但卻要淹沒一百萬人口的地區,損失4億多財產。若不滯洪,又怕一旦下游決堤,人民生命財產將蒙受更大的損失。1933年洪水與這次洪水相似,當時就決堤60多處,被淹面積6592平方公里,受災人口273萬,其中12700人被洪水奪去了生命。在分洪與不分洪的兩難選擇中,使用滯洪區不擔什么風險,不分洪卻要擔很大風險。

    王化云在匯報中“建議不使用北金堤滯洪區?!敝芏鱽磉吢爡R報邊問王化云:“征求兩省意見沒有?”周恩來對洪峰到達下游的沿程水位和大堤險工在高水位下的情況作了深入細致的調查研究,他根據這次洪水的來源、當時的氣象預報,以及上下游的各種情況、各種數據,全面地權衡利弊之后,當機立斷,作出了不分洪的決策。他說:“各方面的情況你們都考慮了,兩省省委要全力加強防守,黨政軍民齊動員,戰勝洪水,確保安全?!弊裾罩芏鱽淼闹甘?,河南、山東兩省組織200萬防汛大軍上堤,經過10個晝夜的苦戰,特大洪峰在沒有分洪的情況下安然入海。

    20多年后,張含英在回憶這段往事時十分激動地說:“究竟開不開分洪區,誰下這個決心??!”“最后總理果斷地說:‘不開分洪區’。這句話份量很重,它使一百萬人民的生命財產免受水患?!?/font>

    周恩來聽取黃河防洪匯報并周密地安排了防汛之后,不顧邊疆工作的旅途勞累,又登上列車,趕往另一個抗洪搶險的戰場——京廣線黃河大橋。在車上,周恩來詳細詢問黃河鐵路大橋建橋史和洪水沖毀的情況,并同河南省委、鐵道部、水利電力部、大橋工程局的負責人研究盡速搶修大橋墩的對策。周恩來從南岸車站下車,進行了現場查勘之后,到大橋局第一工程處親自主持了群眾大會。會議進行中,大雨噼里啪啦地下了起來。有位同志急忙為周恩來撐傘遮雨。周恩來推開傘說:“你看大家不都在淋雨嗎?”周恩來穿的淺藍色的短袖襯衣快濕透了,但他毅然挺身雨中,認真聽工人們的發言,并一再鼓勵說:“修橋依靠大家。你們勁頭很大,同暴風雨和洪水斗爭,要像革命戰爭年代那樣,工農兵一齊干,盡快修復大橋。我代表黨中央感謝你們!”周恩來還說:“這次是百年一遇的大水,黃委會已經做了各方面的準備,對戰勝洪水是有信心的,現在的問題是盡快把大橋修復?!庇暝较略酱?,周恩來一面用手帕擦臉上的雨水,一面談笑風生,詼諧地對大家說:“現在就是小考驗?!遍_過群眾大會后,周恩來又召集有關人員具體落實搶修大橋的措施,當即打電話給中央軍委,要工程兵立即投入戰斗,在黃河上搶修一座浮橋。周恩來回到列車上,已是深夜兩點,可他還同王化云討論根治黃河問題,到達鄭州住地時,東方已露了魚肚白。這一天,周恩來整整工作了十八九個小時。

    7月19日,周恩來又乘飛機視察水情,沿黃河飛行到山東,再飛回上海參加會議。

    洪水過后,大橋修復通車。8月5日,周恩來再次來到鄭州,視察黃河和修復后的鐵路橋。他不顧天氣炎熱,在黃河大堤上步行了10公里。隨行人員請周恩來乘車,他說乘車看不清楚。一路上,他邊走邊看邊問,高興地說:“黃委的工作做的是好的,這次洪水是一次考驗,要把大堤進一步整修好。準備迎戰更大的洪水?!?月6日,周恩來又到濟南,視察了黃河下游和津浦線上的黃河鐵路橋。
    三門峽水利樞紐建成后,有些地方對防洪有所松懈,誤認為黃河洪水問題已經完全解決了。1961年6月14日,水電部黨組向中央寫了《關于1961年黃河防汛問題的報告》。中央于1961年6月19日批轉了這份《報告》,并作了《關于黃河防汛問題的指示》。中央指出:決不能因為三門峽已經建成,黃河就萬事大吉,必須認識,治理黃河仍然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三門峽工程尚須經過幾個汛期的考驗;三門峽以下的許多工程尚需要八年到十年時間才能分別做成。因此,對黃河堤壩每年應做的歲修工程和保護工程以及保護的各項規定,必須繼續貫徹執行,決不允許破壞。6月18日,周恩來對上述水電部的報告和中央指示的初稿,作了逐字逐句的審閱和修改,并指示:“擬同意。即送鄧(小平)、彭(真)、富春、一波、先念、瑞卿核閱?!彼笠浴疤丶奔毕掳l河南、山東、陜西、山西、河北五省委。

    1967年汛期,河南兩派武斗,形勢嚴峻,周恩來十分擔心黃河度汛的安全。7月1日、2日,他連續兩天到中央文革駐地談河南問題。他指示水電部負責人召集黃委會群眾組織的代表,到北京協商解決黃河安全度汛問題,并囑水電部負責人轉告:“不論在任何情況下,對黃河防洪問題都要一致起來,這個問題不能馬虎?!痹谥芏鱽矶谙?,黃委會兩派群眾組織的代表集會北京,經過協商,于7月7日達成了六點協議。協議第五條規定:“不準挪用防汛專用資金、器材、材料等,即使一件器材、一塊石頭、一堆土、一條麻袋、一根木頭也不能動用。各方過去挪用的立即全部退還?!庇捎谥芏鱽韺S河防洪的重視,使得在“文革”中混亂的局面上,也確保了黃河度汛的安全。

    1973年,周恩來已身患重病。這年汛期,黃河下游花園口站出現每秒5890立方米的小洪峰。9月1日晨東明縣、蘭考縣灘區生產堤決口。河南新華社說成是黃河大堤決口了,而且在《內部參考》上作了報道,姚文元借題發揮反映到周恩來那里。9月6日半夜零時30分,周恩來把錢正英找到人民大會堂。詢問真相后,他又把新華社張紀之找去。周恩來說:“新華社以后出內參一定要發給有關部門?!睆拇?,這就成了一條規定。另一方面,周恩來指示國務院召集有關部門開會,組成工作組,實地進行調查研究,共同商討如何解決黃河下游出現的新情況。事后,水電部、農林部和黃委會聯合組織調查組,到災區調查災情及黃河灘區和生產堤的情況,10月12日,向水電部、農林部及國務院寫出了《關于東明、蘭考黃河灘區受淹情況和生產堤問題的調查報告》。10月22日,李先念副總理在調查報告上批示“假使那一年(或者明年)來歷史最高水位的時候,能否保證大堤不出問題?水電部要嚴格和充分考慮這個問題,決不能馬虎?!痹谥芏鱽砗屠钕饶钸^問下,既糾正了夸大黃河汛情和洪災的報道,又促進了水電部、黃委會為增強黃河下游堤防抗洪能力,建立和完善下游防洪工程體系而努力。


發布時間:2011年08月14日
江苏7位数预测